康美藥業300億說沒就沒,這事搞不清楚誰還敢投資?
日期:2019-05-29 瀏覽

文 | 劉文昭

A股上市公司爆雷,人們早已見慣不怪,但最近暴雷的康美藥業,還是震驚了所有A股股民。4月29日,這家曾經市值千億的中藥企業發布更正公告稱,對2017年年報22個重大項目進行了更正。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多計貨幣資金高達299.44億,金額之大刷新了A股紀錄。

因為“財務差錯”300億說沒就沒了,誰能信?

300億資金不翼而飛的消息一出,康美藥業直接跌停。面對憤怒的投資者和即將到來的監管,康美藥業董事長馬興田趕緊發了一份致股東信。

在這封信中,馬董事長這樣說道,“作為民營企業,我們出現了由于過去快速發展而帶來的內部控制不健全、財務管理不完善的局面,很多薄弱環節在內外部的壓力下更加凸顯。對于公司治理不完善、內部管理制度不健全、信息披露不規范等問題帶來的困擾,我們向所有股東朋友們致以最誠懇的歉意。”

但市場對這份“最誠懇的歉意”并不買賬,5月6日開盤,繼續跌停。也許在馬董事長眼里,300億沒了是因為“內部控制不健全、財務管理不完善”造成的,但在很多業內人士看來,如此巨額的“財務差錯”,已經涉嫌財務造假。

為什么這么說?據業內人士介紹,所謂“貨幣資金”無非是公司現金、銀行存款,以及其他可以隨時變現的有價證券等,不難清點,也最不容易出差錯。

對貨幣資金的審計,也是最輕松的部分,因為銀行配合度較高,且構成簡單。很多會計師事務所會安排剛畢業的審計師來審計貨幣資金這個科目,“這么大金額的貨幣資金出‘差錯’,不可想象。”

在康美藥業爆雷前,其“存貸雙高”的問題就飽受質疑。所謂“存貸雙高”,是指企業存款余額和貸款余額都很高——這顯然不符合商業邏輯,因為企業需要為此支付高額的財務費用,而賬上卻保留大量“閑置”的現金。

康美藥業2018年半年報顯示,其貨幣資金余額為399億元,同時有息負債高達347億元,在凈資產中的占比分別高達119%和104%,呈現“雙高”特征。

長江商學院終身教授、上海國家會計學院創辦副院長薛云奎認為,之所以有這一奇葩現象,除了公司可能有特殊的金融交易安排外,還有一個可能的原因——公司實際控制人長期利用上市公司作為融資平臺,濫用上市公司信用,或公開發債,或向銀行等金融機構借款,之后又利用公司控制權,挪用、借用、侵占、轉移上市公司貨幣性資產。

2018年12月28日,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康美藥業已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此次300億資金說沒就沒,到底是真的出了差錯,還是故意財務造假,希望監管部門不要僅僅發個問詢函,還要趕緊派人進駐核查,別讓公司自說自話了。

除了康美藥業,還要問問會計師事務所都干什么了

康美藥業是否財務造假要查,近300億貨幣資金說沒就沒,審計機構為何沒有發現,我們也應深究——業內人士認為,銀行配合企業貨幣資金造假的可能性不大,如此大規模的“差錯”,存在審計機構配合企業造假的可能性。

也許有人會說,康美藥業是一家中藥企業,存貨種類多,向藥農采購藥材多是現金交易,審計難度大。況且,康美藥業的財務狀況早就有人質疑,對這種可能有問題的企業,投資者本應審慎投資。

這么說,就夸大了投資者的注意義務。眾所周知,受利益驅動,大部分企業都有財務粉飾或作假的沖動。如果投資者看到一家企業公布的財務信息,都要先懷疑一番,然后還得有分辨財務數據是否真實的能力,那為什么還讓普通人入股市?干脆規定只有會計專業的人可以投資股市好了。

其實,為了遏制企業的造假沖動,市場早就發明了獨立審計制度:一方面,它可以防止企業發生會計差錯或造假;另一方面,它可以向投資者提供可信賴的財務信息。

獨立審計是市場經濟運行的基礎性制度之一。如果沒有獨立審計,整個經濟的運行成本將高到難以想象,投資者也不可能對資本市場放心。

此次康美爆雷,審計人士的共識是,如此大額的差錯,或許并非2017年一年鑄成,康美藥業的過往的財務報表更應被監管核查。

負責康美藥業年報審核的,是廣東正中珠江會計師事務所。它是康美藥業2001年IPO時的中介機構,直至2018年年報的19年間,它一直負責審核年報,對康美2017年的財報,還出具了標準無保留審計意見。

據報道,在這19年間,康美藥業累計向其支付的酬金超過4000萬元。我們不禁想問,花了這么多錢,連貨幣資金的真實性都無法保證,是會計師水平太低,還是跟企業勾結一起欺騙市場?

對企業財務造假,必須“嚴刑峻法”

毫不夸張的說,上市公司通過財務造假收益堪比販毒,盡管有種種反造假制度,但仍有企業甘愿以身犯險。

因此,打擊財務造假歷來是成熟股市的監管重點。依靠的手段也不是道德教化,而是嚴刑峻法。

以美國安然公司為例,安然公司曾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商品和服務公司之一,名列《財富》雜志“2000年美國500強”的第七名,且連續6年評為“最具創新精神的公司”。

2001年10月,一個偶然的因素使安然公司的財務造假浮岀水面,美國證監會立即介入調查。隨著調查的深入,安然公司被迫承認了從1997年以來虛報利潤6億美元,并隱瞞了24億美元的到期債務。

作為負責審計工作的會計師事務所,安達信不僅沒有發現安然財務報表中的漏洞,其休斯敦事務所還從當年10月23日開始的兩個星期中銷毀了數千頁安然公司的文件,直到11月8日收到美國證監會的傳票后才停止銷毀文件。

調查結束后,安然公司和安達信受到了極為嚴厲的處罰:安然公司被美國證監會罰款5億美元,股票停止交易,公司宣告破產;幾十人被提起刑事指控,公司CEO杰弗里·斯基林被判24年徒刑并罰款4500萬美元……

而有著89年歷史并位列全球五大會計師事務所的安達信因幫助安然公司財務造假,被判處妨礙司法公正罪后破產,全球五大會計師事務所從此變成“四大”。

2002年,美國頒布了《薩班斯法案》,從會計職業監管、公司治理、證券市場監管等方面改革重塑了美國企業制度的重要部分,對違規企業的高管做出了輕則罰款、重則坐牢的懲罰規定,2004年以后美國財務造假基本絕跡。

相比之下,中國對上市公司或會計師事務所的處罰就太輕了。韓志國教授曾哀嘆,中國股市的財務造假,在世界主要股市中可以說是登峰造極……而頂格處罰60萬元、對投資者沒有任何損害賠償、大股東不需承擔任何法律責任,都在客觀上對上市公司及其大股東形成縱容。

如果真發生了“會計差錯”會怎樣?長久以來,上市公司出現的“會計差錯”大多是在上市公司披露更正公告后,由滬深交易所譴責一下了事。

近年來,相關部門和機構一直在呼吁普通投資者要堅持價值投資、長期投資。可問題是如果企業財務造假長期、大面積存在,投資者連企業值多少錢都不知道,還怎么價值投資?被造假企業坑了,連索賠都困難重重,誰還敢投資股市?

劲爆篮球试玩